关灯
护眼
字体: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下)(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静拥着妈妈的肩膀,让她依靠着自己宣泄,“你还有我。”在把父亲的骨灰坛重新抱在手里之后,他心里长舒了口气。

    婺源这个地方林静其实早已去过,在中学时代他曾经跟同学一起在阳春三月去看过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美则美矣,当时却并没有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真正把这个地方记在心里,是郑微说起要和他一起去看老槐树之后,他没有告诉她自己去过婺源,不想破坏她最初的惊喜,只是没想到当他再一次站在老槐树下,身边已经没有了她。

    “你喜欢这棵树?它算得上我们村的守护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讲个它的故事。”

    林静闻声回头,看着从进村开始一直跟在他身后,问他需不需要导游的年轻女孩,她也算是个执著的人,即使他一再强调自己认得路,她也没有放弃游说。

    “抱歉,我不喜欢听故事。”林静朝她笑笑。她也不恼,笑嘻嘻地站在不远处,不再出声。

    林静打开手里的瓷坛,将坛身倾斜,风很快卷走了尘埃。前尘旧事,灰飞烟灭,也莫过如此。

    他在树下站到日落西山,那个做导游的女孩去而复返,手上拿着一大串旅游纪念品。

    “这个地方对你这么有意义,真的不需要带点什么回去吗?”

    林静摇头,“有些东西不需要记住。”他在这个女孩略显失望的神情里继续说道,“虽然我不要纪念品,但我需要一个干净的地方住上几天。”

    那女孩果然惊喜地笑,“那你就太走运了,方圆几里再也没有比我家更干净舒适的家庭旅馆了。”

    林静在婺源陪伴了父亲七天,向远的家距离舒适还有很远的距离,可到底还算干净,她这个房东也称得上热情周到。第七天的时候赶上了五一黄金周,那时到婺源旅游的人还不算太多,但足够向远忙得不亦乐乎,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林静离开的时候,将几天的房款交到向远妹妹的手中,那个叫向遥的小姑娘却怎么也不肯收,“谁敢拿向远的钱,你还是亲手交到她手里吧,她中午一定会回来的。”

    林静告诉向遥,如果她姐姐回来了,可以到村口的老槐树下找他,然后他带着行李回到树下,面对着虚空向父亲道别,却远远地听到了山的那边传来回声。

    “……还给我……还给我……”

    “……发财……发财……”

    其中的一个声音他分辨得出属于向远,然而另一个声音呢?林静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这回声,在山谷间无止境地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看到了找到树下的向远,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山上下来的缘故,她年轻的脸庞上有细密的汗珠。

    “要走了吗?不多留几天?”

    林静把房款递到向远面前,“今天的游客很多吧?”

    向远把钱仔细地点了两遍,小心塞到口袋里,这才笑着说:“看来这棵树对你们城里人来说特别有意义,今天又来了一个女孩,你洒骨灰,她埋东西。”

    林静看着树下新翻动的泥土痕迹良久不语,心思灵敏的向远很快觉察到了一些东西,她背着手走到林静身边,惋惜地说:“那么大老远跑过来埋在树下的,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收了她五十块,答应了她要替她好好守着这些宝贝。”

    林静不动声色地将一整张红色的钞票塞到向远手里,她默默将钱收下,然后速度惊人地给他弄来了一把小铁铲。他轻易地翻开了那些仍然松动的泥土,用手拂去玻璃密封罐上的浮尘,打开了用防水塑料纸包裹着的东西,那本熟悉的、梦里无数次遗失又找回的书掉落了出来。他翻到《安徒生童话》的第三十二页,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歪歪斜斜的几个钢笔字——“玉面小飞龙藏书”。

    这是天下无敌的玉面小飞龙在他十八岁那年生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她最爱的书成了他最珍贵的收藏。二十四岁那年他弄丢了它,他想过也姓有一天他可以把它重新找回来,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尘封的泥土里。

    “喂,喂,你还好吗?”向远见他一直低着头,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在哪里?”

    “刚住进我家里,好像打算后天才走。你们认识,用不用……”

    林静将塑料纸包裹的东西重新放回密封罐,再一次将它埋在地里。末了。向远拿着他连同铲子一同递过来的钱,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些钱就当买你什么都没看见。”

    “我的‘什么都没看见’不值这么多,可是我也没有零钱找给你。”

    林静说:“多出来的,算作她的房费和食宿,就当她是你的一个朋友,在这两天里好好陪着她。”

    当天林静回到家,接到了G市检察院的录用通知,晚上,他在橘红色的灯下一页页翻看久别重逢的《安徒生童话》,合上书页的时候,他对它说:“不如我们做个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