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8.破局(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电梯门合上了, 梯厢缓缓往下落。王汀沉默地看着红色的指示箭头上方, 一层层变换的数字, 直到梯厢到达了一楼, 她才轻轻地念了一句:“师嫂说等苗苗做完植皮手术就回老家去了。师兄在家乡找了一份新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能够帮着照顾家里。”

    周锡兵点了点头,然后安抚地揉了揉王汀的脑袋,微微笑了:“总归是有个结果了。苗苗年纪还小, 手术恢复得好, 复健跟上的话, 以后应该影响不大。”

    王汀“嗯”了一声,嘴唇微微抿着。

    电梯有点儿小小的感伤:“啊, 小苗苗以后都不来了吗?她好可爱的,还对我做鬼脸呢。”

    王小敏难得正经了一回:“她不过来了就代表她不用再接着做植皮手术了。以后她也可以留长头发,扎漂亮的小辫子。嗯, 以后王汀还会去看小苗苗的。我拍了照片跟你一起看啊。”

    王汀摸了摸王小敏, 她的小手机也长大了, 知道很多事情了。

    王小敏可得意了:“我本来就很懂事啊,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王汀最喜欢小敏了,对不对?”

    对这个任何时候都要见缝插针撒娇卖萌求关注的小手机,王汀实在是没办法。她只能哭笑不得地拍拍王小敏的脑袋,表示它最好它最棒了。

    王小敏立刻开心地在口袋里撒起了小花花, 比起小心心。它最喜欢王汀摸它了, 王汀可好可好了。

    王汀笑了, 从心底羡慕王小敏的天真单纯。大约真的是越简单越快乐,想的越少越容易满足。

    防盗门开了,王函没等姐姐姐夫掏钥匙,就主动打开了房门,笑嘻嘻地跟她姐邀功:“我都把客厅收拾好了。姐,你早点儿休息吧。”

    暖暖的灯光从客厅顶上倾泻而下,照亮了妹妹圆溜溜的眼睛,里头全是快活的光。王汀伸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夸奖了一句:“嗯,我家王函真是越来越能干了。”

    王小敏在口袋里跳脚争宠:“才不是呢!她根本没做什么啊。明明小苗苗的妈妈临走前就已经帮忙收拾好客厅了。她就是换个垃圾袋而已。她才没有我能干懂事呢!”

    王汀啼笑皆非,只能将手伸进口袋中,揉了揉谁的醋都要吃的王小敏。

    周锡兵去主卧室帮王汀放洗澡水,王汀送妹妹回次卧室睡觉,合上门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那个,齐师兄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啊?”王函茫然地看了眼姐姐,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啊。嘿嘿,姐,其实我挺害怕跟不熟的人说话的。幸亏他们还带了小苗苗,我还能跟小苗苗一块儿玩。不然的话,我都要犯尴尬癌了。”

    王汀有点儿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那你们到底是在哪儿碰到的?”

    “就在小区门口啊。”王函有些迟疑,小心翼翼地问,“姐,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妹妹忐忑不安的模样,王汀最终只是伸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叮嘱了一句:“早点儿睡觉,不许再熬夜打游戏。”

    王函立刻嘟起了嘴巴,企图狡辩:“没有,我才没打游戏呢。”

    王汀朝妹妹露出了完美的二度微笑,轻声念了一句:“你忘了你姐是学什么出身的了?你是不是熬过夜,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王函立马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以肩膀推着姐姐出去。她要睡觉了,她不能再跟她姐聊天了。

    王汀推了下妹妹的脑袋,训斥道:“刷牙洗脸,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在家时你是怎么混过来的!”

    王函心惊胆战,从手缝中偷偷看她姐,警惕地瞪圆了眼睛:“姐,你该不会在家里装了隐藏式摄像头吧?你好可怕啊!”

    王汀嗤之以鼻,随手揉了把妹妹有点儿散乱的头发,轻声提醒对方:“牙膏的用量,水以及电的用量,还有角落里头的灰尘。这些只要用眼睛认真看,就能发现问题。”

    王函发出了一声惊呼,连肩膀都抖起来了。

    周锡兵推开了主卧室的门,走出来,看着姐妹俩的互动,忍不住笑了:“怎么了,王函这是又做坏事,叫你姐给逮到了?”

    王函放下了捂住眼睛的手,对着周锡兵一本正经地强调:“姐夫你完了。以后你在我姐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她一双眼睛能把什么都看穿。”

    周锡兵摸了摸王汀的脑袋,催促她去洗澡。对于王函的警告,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这有什么啊。我的事情,你姐都知道。”

    王函毫不掩饰地撇撇嘴,嫌恶道:“我要减肥,拒绝夜宵还吃狗粮。”

    周锡兵笑了笑,抬脚去厨房给王汀准备睡觉前喝的牛奶了。他热牛奶的时候,王函到客厅里头倒水喝。周锡兵端着杯子,想了想,问出了声:“王函,齐师兄一家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遇见你的?最早看到你的人是谁?”

    王函轻轻地“啊”了一声,圆溜溜的眼睛快速地眨了一下,模样儿困惑极了:“就是我下班回家,然后在小区门口碰到的啊。那个,是小苗苗先看到的我,跟我打的招呼。我就是客气客气,说家里有好吃的,要带小苗苗回家吃,跟她一块儿看动画片。我比较讨孩子喜欢吧,小苗苗就跟我走了。然后她爸妈也跟着上来了。我都傻了,又不好当着他们的面通知我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天就晚了啊。那个,姐夫,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啊?”

    周锡兵摇了摇头,安慰着王函:“没事。”他转过身,去端热好的牛奶,想了想,还是又加了一句:“一个人在家里招待客人,还是跟你姐先说一声比较好。万一家里头吃的不够,我们回来的路上也好带点儿。”

    王函连连点头:“可不是嘛。幸亏小苗苗她妈带了从老家拿来的野菜还有各种丸子什么的,不然我就要丢脸了。我总不能招待他们晚饭吃薯片吧。哎,姐夫,那个野菜烫火锅真香,剩下的我放冰箱了。”

    周锡兵示意王函:“喝点儿牛奶吧,你少吃点薯片,不然你姐会念你的。”

    王函撇了撇嘴巴,端走了一杯牛奶,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周锡兵默默地看着妻妹的背影,脑海中反复思索一个问题。齐鸣带着家人过来,却不提前跟自己还有王汀打招呼。究竟是因为他们突发奇想,认为没必要事先说一声;还是齐鸣想单独跟王函说些什么?

    手中的牛奶微微发着烫,周锡兵看着透明的玻璃杯里头盛放着的乳白色的液体,迟疑了片刻,才回到主卧室当中去。

    王小敏趴在床头柜上充着电,也不忘扯着嗓子跟王函房间里头的小桌桌聊天:“哎,你说王汀为什么要问王函这些问题?是不是小苗苗的爸爸又做了什么啊?”

    小桌桌还没回答它,小兵兵先激动起来:“啊!我就知道他是不会收手的!”

    小函函也不甘示弱:“明明就没有做什么啊!我主人根本就没跟他说几句话,我主人都是一直跟小苗苗玩的。嗯,还有帮小苗苗的妈妈一起准备火锅。”

    王小敏“哼”了一声,十分怀疑小函函的马虎劲儿,强调道:“你仔细想想,他们到底都说了什么啊?”

    小函函比它的主人更茫然,想了半天才一条条地往外头背诵。呜呜呜,它就知道王小敏这个不讲理的家伙肯定会逼问它所有关于王函的事情的。嘤嘤嘤,它的主人说的没错,王汀是法.西.斯。那么,王小敏就是盖.世.太.保。

    “的确没有什么。”王汀的脑袋贴在墙上,认真倾听着小桌桌的复述,“反正从进家门开始,我只听到了齐师兄问王函爸爸妈妈的身体可好。然后王函夸奖了小苗苗越来越漂亮了,以后肯定是大美女。齐师兄就说孩子愁生不愁养,长得都快的很。嗯,他还说王函也一样。第一次从你的手机中看到王函的照片时,还是个小丫头,没几年的功夫,已经当老师了。然后,齐师兄就没再跟王函说话了。王函跟小苗苗一块儿玩。”

    王汀微微皱着眉头,仔细分析齐师兄说的每一个字。她抿了抿嘴唇,努力从中提取出什么另有深意的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关键点。浴室里热气氤氲,白茫茫的雾气如梦似幻,迷影重重。她伸出手,试图拨开这迷雾。

    眼前一亮,白晃晃的光倾泻而入。门开了,周锡兵穿着浴袍走进来,捉住了她伸出去的手,笑道:“是不是累了?我来伺候辛苦的王科长,给你好好按摩一下吧。”

    王汀慌得赶紧缩回手,警告抵住了男友的胸口,压低了声音:“别胡闹,王函就在隔壁。”

    周锡兵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而是顺势挤进了浴缸当中,朝她的耳朵里头吹气:“那辛苦你了,王科长,你得好好忍着。”

    他话音刚落,王汀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破碎的吟哦。气得她拼命地掐周锡兵胳膊内侧的嫩肉,可惜她的男朋友皮糙肉厚,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儿疼痛。据说阿基米德泡澡的时候,看到从浴缸中溢出的水,发现了浮力定律。周警官虽然是少年天才,但显然不适合走科研路线。因为虽然浴缸中的水不停地拍击着缸壁,晃荡着溢了出去,但他的浑身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怀抱中的人身上,哪里还想的到什么浮力。

    狭小的浴缸让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半点儿缝隙也不留下。王汀的头颈被迫高高地昂起。昏暗的灯光,氤氲的雾气以及害怕被发现的紧张,让她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处在了高敏状态,只要稍微一丁点儿刺激,她就会呈现出汹涌的反应。

    一墙之隔的次卧室中,洗漱干净的王函靠在床上,慢慢地翻着姐姐带回家的婚纱摄影店的宣传资料。嗯,姐姐要结婚了,人生即将进入下一个阶段,一切都很好。她想到了姐姐的师兄说的话:“糟糕的总会过去,能够好好生活下来的肯定会好的。你们父亲既然已经抢救回头了,自然能够康复的。”

    对,能活下来,都会好的。

    她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目光已经只剩下平静。年轻的女孩子放下了手中的婚纱宣传册,伸了个懒腰,钻进被窝中,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她得好好养精蓄锐,这个礼拜是高考模拟考试周。全市的高中都调动起来了,按照高考的标准组织考试,监考任务特别重。

    王函一觉睡到天亮,要不是她姐催着喊她起床,她一准能迟到了。

    王汀拎着她去刷牙洗脸,又逼着她吃完了一大碗米粥跟一整个鸡蛋,最后将午餐饭盒分别塞进了她跟姐夫的包里,才推着她出门,赶紧去上班。

    王函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她姐,脑袋蹭了又蹭:“姐,我爱你。”

    王汀叫她这肉麻劲儿给恶心到了,赶紧推她走:“快去上班。别蹭,粉底都让你给蹭没了。”

    王函嘿嘿地笑,背着她的双肩包,跟个学生一样蹦跶去学校了。

    王汀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